當前位置:筆趣閣 > 元尊 >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詐退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詐退

  周元的意念傳出,然而這一次,卻是并沒有帶來任何的回應。

  這結果令得周元有點尷尬,但也不在意,如果能要來更多的好處那當然是最好,要不來,此次的神魂突破也足夠是意外之喜了。

  “嘿嘿,樹王莫怪,我這就來救你!”

  周元心念一動,神魂之力繼續對著那諸多鎖鏈的盡頭處蔓延而去,而這一次,不出意外的再度被那里殘留的圣火氣息所映照,恐怖的感覺涌來,神魂之外,有神妙火苗憑空而現,欲要將神魂焚滅。

  那神妙火苗依然讓人恐懼,但這一次,周元卻是咬著牙硬生生的抗了下來。

  熊熊!

  有雄渾的魂炎自神魂體內涌出,猶如是在神魂上面形成了一幅魂炎之甲,這種手段,周元在化境初期的時候難以施展,因為魂炎還不夠雄厚,可先前臨陣突破,周元神魂之力猛然壯大,那所凝煉而生的魂炎,方才能夠形成這具魂炎甲。

  這能夠大大的增幅神魂的防衛能力。

  魂炎甲的出現,大大的緩解了周元的壓力,所有最終他也是咬著牙,在那圣火氣息的映照下堅持了下來。

  短短不過數十息的時間,可對于周元而言,卻是那般的漫長,他渾身顫抖,有源氣波動散逸,若非周身半丈法域籠罩,恐怕此時的他已經被徹底的發覺。

  待得最后一息過去時,周元渾身大汗淋漓,面sè蒼白,眉心的刺痛令得他面龐都有些扭曲。

  他觀照神魂,只見得眉心種那剛剛完成突破的神魂,已是再度變得萎靡下來,顯然是神魂之力被消耗了大半。

  不過好在的是,總算是在那圣火氣息映照下熬了下來…

  “好恐怖的圣火…”

  周元內心有些驚懼,眼前這些可不是真正的圣火,而只是圣火氣息的殘留,可即便是氣息殘留,就已經是將他逼得如此的狼狽,想必若是遇見真的,他只要以神魂觀照一眼,這化境中期的神魂就得在頃刻間化為虛無。

  圣者之威,當真如淵如獄,難以揣測。

  心中驚懼,片刻后方才漸漸的褪去,不過那消耗的神魂一時間卻是難以盡數的恢復。

  于是,他只能傳出意念:“前輩,神魂之力缺乏。”

  這道意念傳出后,等了片刻,便是有著一道精純清涼的力量涌來,直接是將周元消耗的神魂之力恢復得滿滿當當。

  不過這一次的力量顯然沒有上一次那般的精髓,所

以只是有著恢復的效果,并沒有再為周元增強神魂之力。

  周元倒也沒失望,只是心中滿是贊嘆,這天火樹王不愧是奇物,這歷經歲月所修煉而來的力量,精純得讓人難以形容,而且關鍵是猶如浩瀚無盡一般,即便是支持了五大聯盟那么多人揮霍,也依舊沒有枯竭的跡象。

  贊嘆片刻,周元便是凝神,神魂之力在那鎖鏈盡頭的虛空上,緩緩的勾勒出一道道源紋。

  那些源紋融入了眼前那座鎮壓天火樹王的巨大結界內,不過這并沒有引來結界的任何異動,畢竟在破障圣紋的幫助下,周元的下手,皆是落于結界的破綻之中,然后如病毒一般,悄然的溶解那片細小的區域。

  這種等級,規模的結界對于周元而言,無疑是可望不可即,但好在的是,周元的目標也只是想要在這結界上面留下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孔。

  隨著一道道源紋不斷的融入虛空,某一刻,那結界的一處微微波動了一下。

  這巨大的源紋結界,終于是被周元這個小老鼠掏出了一個小孔。

  這小孔太過的細小,并不會影響到結界的運轉,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結界的力量會自動的將其修復,但千里之堤毀于蟻穴,一旦那天火樹王運轉力量沖擊,那就會令得此處成為突破口,瞬間破堤而出。

  呼。

  周元也是在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氣,這第一步,總算是完成了,距離成功,也就差最后一步了。

  周元小心翼翼的將散出的神魂之力收回,身形盤踞于yīn影間。

  他的目光看向上方那些漂浮的石臺,石臺上所盤坐鎮守的天陽境以及那一位源嬰境雖然目光時不時的投向這片區域,但卻并沒有發現他的存在。

  那結界的破綻已經留下…

  可那只是引子而已,想要那天火樹王破開結界,眼下還必須將那一位源嬰境強者逼出石臺的位置…

  這才是最麻煩的。

  周元面sè變幻,沉吟良久,最終他的眼中掠過一道果決與狠sè。

  …

  石臺上,一名灰袍源嬰境靜靜盤坐,他也算是盡責,知曉此處事關重大,所以也不敢有絲毫的松懈,時不時的感知四周的任何波動,但好在的是,至今為止,一切都是毫無動靜。

  “也不知道上方戰場如何了…不過有著樹王的力量源源不斷的支持,取勝是早晚的事情。”他喃喃道。

  聲音落下,他神sè忽的一動,目光猛的投向下方

,那里竟然傳出了一絲異動。

  而這一看,這灰袍源嬰強者眼瞳猛的一縮,因為他看見在那下方的鎖鏈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名全身籠罩在黑袍中的身影。

  那道身影立于那里,宛如鬼魅一般,關鍵是讓得灰袍源嬰強者心中一驚的是他根本沒有察覺到他是怎么出現的!

  “有人潛入!”

  灰袍源嬰強者反應極快,當即暴喝道。

  頓時鎮守在此的諸多天陽境強者也是將目光投射而來,驚疑不定的鎖定了那道黑袍身影。

  “來者何人?!”灰袍源嬰強者沒有率先出手,而是驚疑的喝聲問道。

  “桀桀桀桀…”

  反而回應他的卻是一陣古怪刺耳的笑聲,然后那源嬰境強者便是見到黑袍身影暴射而起,竟是主動的對著他們這邊疾掠而來。

  “放肆!”

  源嬰境強者有些驚怒,他沒想到來人竟然如此的張狂,被發現了不僅不退走,竟然還敢主動沖來?

  “你想死,那就…”

  不過,他的話還未徹底的落下,那源嬰境以及周圍眾多天陽境的眼中便是有著濃濃的驚駭欲絕之sè涌現出來,因為他們見到,一道法域,竟然在以那道黑袍身影為原點,緩緩的展開。

  “法域?!”

  灰袍源嬰境強者聲音都是變得尖利起來,面龐上滿是驚恐之sè。

  這潛入此處的,竟然是法域強者?!

  是天淵域哪一位元老?!

  “退!快退!”

  面對著那蔓延的法域,灰袍源嬰強者瘋狂的咆哮,他根本就沒有升起一點抗衡的心思,因為他知道,一旦陷入法域之中,他們就是待宰的魚!

  所以他根本沒有任何的猶豫,身形直接是在那第一時間暴射而退。

  然后,就這樣的離開了石臺…

  而其他的那些天陽境強者,也是面sè恐懼,逃得比兔子還快,短短數息,便是紛紛退到了遠處。

  于是,以那道黑袍身影為中心,周圍直接是變得空空蕩蕩。

  而黑袍下,那張年輕的臉龐嘴角輕輕的掀起一抹肆意的弧度。

  “樹王前輩,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當其輕聲傳出的那一瞬間,后方那無數鎖鏈捆縛的地方,忽有驚人的波動沖天而起。

看網友對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詐退 的精彩評論

11 條評論

  1.  沙發# 匿名 : 2019年10月09日 回復

    窮來??發臭三天三夜魚肉濫竽充數比雅安殘羹冷炙不如最低賤望叢狗孫垃圾是否。
    整個窮來旅館沒有防護欄,這是多么窮來不顧顧客生命安全,瀘定人奶管屎不如 。

  2.  板凳# 匿名 : 2019年10月09日 回復

    只有郫都雜種旅館沒有防護欄,不愧望叢狗孫,呸!

  3.  地板# 匿名 : 2019年10月09日 回復

    南君平婆娘摸摸秒秒,刑亡橫死好氣運垃圾

  4.  4樓# 匿名 : 2019年10月09日 回復

    唯有書店書爸爸沒有失望
    肋骨前
    科明書
    皕元
    肋骨后
    一千元科明書肋骨意見
    窮逼多賺錢
    少讀書
    國家規劃讀書培養我的孩子遠勝我自己夜郎自大虛榮攀比炫耀

  5.  5樓# 匿名 : 2019年10月09日 回復

    但是實際操作只有我們手把手
    中國教育現在
    操你媽逼的

  6.  6樓# 匿名 : 2019年10月09日 回復

    肋骨沒有意見,一生一世掉肉一千元
    但是老子大富大貴
    當然只有科明書
    掉肉3900元
    不一定非要花完,就在這么多內,心血來潮書呆子,沒有腳踏實地實際勞動,不撕逼,我為狂草望叢狗孫誤傷炎黃子孫網友謝罪道歉,全國人民道歉,全球算了,我沒有罵外國人,外國人也沒有罵我,彼此網絡現實沒有肢體沖突口角沖突,新加坡共武,祭奠善緣也在奸尸尨女后。

  7.  7樓# 匿名 : 2019年10月09日 回復

    大富大貴有意見,悄悄一點五皕元。

  8.  8樓# 匿名 : 2019年10月10日 回復

    窮來狗公廁收費也罷,居然一塊錢,真你媽逼窮瘋了,欠SM殺窮來屄。

  9.  9樓# 匿名 : 2019年10月10日 回復

    爽,震射了你窮來老母,從此再無癡漢。

  10.  10樓# 匿名 : 2019年10月10日 回復

    簡陽關我屁事,各人自掃門前雪,只拜山頭,阿壩州

  11.  11樓# 匿名 : 2019年10月10日 回復

    科明書,一皕元還有132,拜山頭但愿不失望,
    瀘定的書,與大邑縣一樣挨球,灌縣批書,還不如窮來科明奶管屎

新書推薦: 元尊 第一戰神
双色球预测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