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元尊 > 第四百四十一章 言談交鋒

第四百四十一章 言談交鋒

啊!

凄厲的慘叫聲在山林中響起,不過好在這里處于封印地帶,無人能進,不然的話,光是這慘絕人寰的叫聲,就能夠吸引無數圍觀者。

嗤嗤!

在那石臺上,周元盤坐,兩道水火洪流自兩邊的石龍巨嘴中噴吐而出,狠狠的澆灌在其身體上。

煙霧從他的身體表面升騰起來。

煙霧中,周元的面龐呈現扭曲的狀態,看上去極為的猙獰,顯然是承受著一種極為可怕的痛苦。

只見得在其身體表面,一半呈現冰藍sè,寒霜彌漫,另外一半卻是赤紅sè彩,高溫升騰,仿佛血液都是在沸騰。

高溫與極寒,滲透進入血肉,他的每一寸血肉仿佛都是在顫抖著,火氣與水氣來回的淬煉著一片片的皮膚,血肉。

外煉一道,顯然是超乎人想象的艱難。

在那山崖邊,玄老望著處于水火洪流淬煉中的周元,渾濁的雙目微瞇,道:“還不運轉“小玄圣體”修煉之法,吸取水火二氣淬煉肉身?”

他的聲音傳入了周元耳中,后者也是緊咬著牙,恢復了一點清明,然后雙手合攏,開始在體內運轉“小玄圣體”獨特的修煉之法。

而當他運轉時,體內原本沸騰狂躁的水火二氣,倒是受到了引動,然后開始流轉在皮膚表面,不斷的沁入。

周元能夠感覺到,涌入體內的大部分水火二氣,開始升騰,大部分的力量,都是涌入了渾身皮膚之中。

不過周元對此倒是絲毫不意外,小玄圣體分三層,玉皮,銀骨,金血,這玉皮是第一步,由外至內,漸漸的令得人脫胎換骨。

不過,想要修成這玉皮,也不是什么簡單的事情,這之間所要經歷的大痛苦,光是想想,就讓得周元打了個寒顫。

但修煉已是開始,周元自然不可能退縮,當即緊守心神,死死咬牙承受著那種水火鍛體之痛,皮膚之下的青筋,都是在不斷的聳動。

啊!

周元在這水火二氣的沖刷下,支持了約莫半柱香的時間,終于是感受到了極限,身形急忙沖天而起,最后狼狽之極的滾落在了山崖邊。

他感覺若是再強撐下去,恐怕他的肉身一半會燒毀,一半會化為冰塊。

周元跪倒在地,大汗淋漓,身體都是在不斷的顫抖著。

“第一次就支撐了半柱香的時間,還算不錯。”一旁玄老望著狼狽的周元,笑瞇瞇的道。

“如果是普通人修煉到這一步,今天也就該歇息了,但你可不一樣,你修煉了“太乙青木痕”,血氣旺盛如沸爐,只需要略作休息,肉身就能漸漸的恢復過來,繼續修煉。”

周元聞言,嘴角都是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

不過最終他也沒多說什么,只是一咬牙,點了點頭,直接是盤坐在地,雙目閉攏。

在其身體表面,有著淡淡的碧綠光紋若隱若現,一股清涼的氣息從體內蔓延開來,迅速的平復著周元體內殘余的劇痛。

旺盛的血氣,開始升騰,令得周元的皮膚,都是開始恢復正常。

短短不過十數分鐘的時間,周元睜開了雙目,雙目之中,充滿著抖擻的精神,之前身體中的疲憊與劇痛,盡數的消除。

“好厲害的太乙青木痕!”感受到身體中的變化,就連周元都是忍不住的有些動容,有了這太乙青木痕的驚人恢復效果,他幾乎可以肆無忌憚的修煉外煉之術,不必擔憂因為修煉過度造成的肉身損傷。

這種效率,比尋常人不知道強上多少倍!

難怪玄老會建議他選擇“小玄圣體”。

身體恢復過來,周元再度站起,他沖著一旁只是靜靜看著這一切的夭夭笑了笑,然后便是將目光投向那座石臺。

唰!

雖然先前的痛苦還猶有余悸,但周元的眼中已是沒有猶豫,身形掠過,落在了石臺上,盤坐下來。

轟!

兩條石龍巨嘴再度張開,水火洪流呼嘯噴涌而出。

……

在那山崖邊,玄老望著那在水火洪流的沖刷下,死死咬著牙,面龐已是呈現扭曲的周元,微不可察的輕輕點了點頭。

眼前這個年輕人的毅力,倒是讓人意外。

在那山崖旁的殘破石亭中,夭夭優雅而坐,她明眸看向玄老那佝僂的背影,道:“老人家來坐坐?”

玄老轉過身,看向夭夭,也是笑了笑,然后抱著竹帚走過來,在石亭中坐下,嘆道:“我活了這么多年,也算是在蒼玄宗見過不少驕子般的人物,可卻從未有過一人,能夠像你這般讓人甚至有種心悸的感覺。”

“你這等人物,就算是出現在咱們蒼玄宗,都是讓我有種鳳凰居破木之感。”

夭夭取出酒壺,又取出酒杯,聞言淺笑一下,道:“老人家倒是會說笑,蒼玄宗可是曾經蒼玄天第一宗門,怎會是破木?”

玄老感嘆一聲,道:“倒并非是說笑,活了這么久,這種感覺卻是做不了假。”

夭夭眸子轉向石臺上的周元,忽然問道:“聽聞老人家你在蒼玄宗,從不管任何的事情,怎么現在會這么幫助周元?”

當初在圣跡之地夭夭與周元遇見過蒼玄老祖的一道殘魂,聽其所說當年隕落,或許有蒼玄宗內因的存在,所以夭夭在來到蒼玄宗后,對于這些當年的人物,都是懷有一分戒心,即便是眼前這個在蒼玄宗低調得無人注意的玄老。

所以,當夭夭在瞧得玄老對周元異常的關照時,自然是打算來探聽一下。

玄老抬了抬滿是皺紋的眼皮,沉默了半晌,緩緩的道:“我等了很多年。”

“等什么?”夭夭問道。

“等一個能夠破局的人…”玄老抬頭,望著那座被封印的主峰,道:“蒼玄宗太靜了,如一潭死水,只有需要一些動蕩,才能驚出魚兒。”

“很多事情,我也想要一個答案。”

夭夭玉手持壺,有著晶瑩的酒水滑落出來,落入酒杯,她輕聲道:“不管老人家有什么打算,只希望莫要對周元不利,不然的話,那這些指點之恩,恐怕也就不能算了。”

說著,她方才將面前斟滿酒水的酒杯,推向了玄老。

玄老深深的看了夭夭一眼,他能夠感覺到后者話語中的一些警告之意,正常來說,面對著一位弟子的警告,恐怕他只能搖頭失笑。

但望著眼前這漂亮得不像話的女孩,他卻是有點笑不出來,反而是感覺到一種不知道如何存在的微微壓力。

不過最終,他還是接過了酒杯,苦笑道:“小女娃,你這一杯酒,可真是不好喝啊。”

夭夭螓首微點,也是笑了笑,道:“能喝我這一杯酒的人,的確不多。”

這話極為的狂妄,但玄老卻是選擇了相信,因為某些緣故,恐怕他的感知,在這蒼玄宗內,無人能比,即便是青陽掌教他們,也都比不上。

或許,連青陽掌教他們都感覺不到眼前女孩隱藏在最深處的那一種或許連她自身都無法察覺的令人心悸的氣息,但他卻是微微的有所察覺。

眼前的女孩,神秘得可怕。

真是不知道,這般人兒,出現在他們蒼玄宗,究竟是禍是福。

心中思緒翻滾,最終玄老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夭夭也是素手握著玉杯,送到紅唇邊,剛要飲下,一道凄厲的慘叫聲,便是突然從那山崖外傳出,令得她玉手頓時一抖,酒水灑落出來,沾濕了裙角。

夭夭柳眉微豎,抬起絕美的俏臉,望著那石臺上鬼哭狼嚎般的周元,空靈清澈的眸子中浮現出一抹惱意。

一旁的玄老望著她此時的神情,終于是笑出聲來,與之前那種散發著源自靈魂深處的冷漠相比,此時眼前的女孩,似乎方才真正的生動起來。

像了一個真正的人。

他轉過頭,望著周元的身影,嘖嘖稱奇。

這個世間,或許果真是有著一物降一物之說吧。

看網友對 第四百四十一章 言談交鋒 的精彩評論

8 條評論

  1.  沙發# 周元 : 2018年06月04日 回復

    那是,我夭夭姐對我最好了

    •  ↓1層 周無。 : 2018年06月04日 回復

      我呸你當我是傻逼你就是個王八蛋

  2.  板凳# 略略略 : 2018年06月04日 回復

    咦,像極了一個人?夭夭姐不是人嗎?

  3.  地板# 呵呵噠 : 2018年06月04日 回復

    呵呵哈哈哈哈哈

  4.  4樓# 咻咻咻 : 2018年06月04日 回復

    又一更……

  5.  5樓# 大海波濤 : 2018年06月04日 回復

    不知道今天幾更,二更該多好

  6.  6樓# 天蠶土豆 : 2018年06月04日 回復

    不想更累了

  7.  7樓# 大海波濤 : 2018年06月04日 回復

    怎么不說飯不想吃,直接餓死

新書推薦: 元尊
双色球预测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