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元尊 > 第六百五十一章 夭夭之威

第六百五十一章 夭夭之威

轟!

兇悍狂暴的血紅源氣咆哮而出,如怒龍一般與前方那滔滔浪潮般的神魂之力沖撞在一起,勁風肆虐間,將四周撕裂得千瘡百孔。

詹臺清的身影閃現而退,她那俏臉上有著寒意涌動,與夭夭斗了半天,她并沒有取得任何的優勢,后者的神魂之力,強得簡直驚人。

“沒用的東西!”

而在此時,詹臺清猩紅的美目看了一眼峰頂,銀牙一咬,忍不住的罵道。

顯然,她也是察覺到了金蟾子生機的消散。

這讓得她忍不住的有些難以置信,金蟾子實力雖然比她弱上一點,但就算是她,都很難將金蟾子斬殺,可如今,金蟾子,竟然被蒼玄宗那個小小首席給斬殺了?

那家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咻!咻!

而在其分神間,忽然有著數十枚神魂針刺在其周身出現,直接對著她暴射而至。

轟!

血紅源氣自詹臺清體內涌出,將那些神魂針刺盡數的抵御下來,她抬起頭,望著不遠處夭夭的倩影,俏臉微顯yīn沉。

她知道,當金蟾子被斬殺時,眼下的局面對于他們圣宮而言,已經是極為的不利。

姜太神那邊,恐怕一時半會無法打敗楚青,所以如果她這邊再不出現勝負,恐怕那周元就要捷足先登的取走玉璧了!

如此一來,此次玄源洞天之爭,他們圣宮無疑是輸給了蒼玄宗。

如果帶著這種結果回圣宮,恐怕連他們這些圣子,都是難逃懲罰。

詹臺清美目中掠過兇光,這個時候,只能她站出來了。

夭夭雖然神魂強橫,但自身源氣與肉身皆是弱點,只要她能夠靠近發動攻勢,那么必然能夠將夭夭擊敗。

不過…

詹臺清美目閃爍,她能夠感覺到,此時在周圍,有著諸多無形的神魂墻壁矗立,將她阻攔,同時也是將夭夭護住,令得她無法靠近。

那些神魂壁壘之強,就算是她,都難以一時摧毀。

不過,那是尋常手段…

而眼下這個時候,她也難以再做什么保留了。

詹臺清眼中寒光浮現,下一刻,她的心中陡然低喝出聲:“燃血秘術!”

熊熊!

滔天的血紅火焰,猛的在此時自詹臺清體內洶涌而出,她體內的鮮血仿佛是在此時燃燒起來,洶涌的源氣,澎湃涌動。

一股驚人的威壓,自她的體內爆發出來。

詹臺清所修煉的源氣,融入血液,如今血液以秘法燃燒,那力量也將會最大化的爆發出來,只不過這種秘法也是有著后遺癥,之后為了補充血液,不知道要從別人體內提煉多少血液才能補充回來。

詹臺清周圍的地面,不斷的崩塌。

她美目yīn冷的盯著遠處的夭夭,寒聲道:“小賤人,看我此次活撕了你!”

唰!

她聲音落下的瞬間,她的身影已是化為一道血光暴射而出,洪流般的血紅源氣奔涌而過,那一層層的神魂壁壘頃刻間蹦碎。

夭夭見狀,似乎也是俏臉微凝,迅速撤退。

“跑得掉嗎?!”詹臺清冷笑出聲,速度暴漲,幾個呼吸間,便是撕裂了一切神魂阻攔,迅速的接近了夭夭。

“大血妖術!”

尖嘯之聲,詹臺清雪白的皮膚都是漸漸的泛著紅光,十指指甲伸長,血紅如玉,指甲掠過時,連虛空都被撕裂出淡淡的漣漪。

顯然,此時的詹臺清,直接是將自身的戰斗力,徹徹底底的爆發了。

面對著她這般攻勢,就算是姜太神,都得費神。

唰!

詹臺清身影瞬間欺近了夭夭,血紅如玉般的指甲化為道道殘影,直接將夭夭周身彌補的神魂防御盡數的撕裂。

兩女近在咫尺。

詹臺清紅唇掀起殘忍的弧度:“沒有源氣,光靠神魂,又能如何?”

“看我將你這漂亮的臉蛋撕得稀巴爛!”

她那血玉般的指甲宛如尖錐,頓時撕裂空間,帶起尖銳的音爆之聲,快如閃電般的狠狠撕向了夭夭的臉頰。

這般距離,夭夭的身前雖然急速的出現了神魂壁壘,但卻依舊被此時的詹臺清摧枯拉朽般的撕裂。

山外,無數道注視于此的目光見狀,頓時爆發出驚呼聲。

嗤!

詹臺清下手極狠,那些驚呼聲尚還未曾落下,她血玉般的指甲,已是帶著狂暴無匹的力量,洞穿了夭夭的臉頰。

詹臺清的唇角掀起一抹殘忍。

這一次,看你死不死!

不過,就在她唇角弧度剛剛掀起時,其瞳孔猛的一縮,因為她見到,面前那被洞穿的夭夭,臉頰上并沒有任何血跡流淌下來。

面前夭夭的身影,微微波蕩,然后便是漸漸的化為一片虛無。

“神魂分身?!”

詹臺清心頭瘋狂震動,眼中滿是難以置信,眼前這一道身影,竟然是神魂分身?那周小夭的神魂究竟有多強?竟然能夠連神魂分身都凝煉出來?!

詹臺清臉sè難看,毫不猶豫的抽身急退。

不過,在她急退的瞬間,她面前虛空波蕩,夭夭的倩影浮現而出,她修長玉指輕點而出,如影隨形一般,猶如是穿透了空間,閃電般的落向詹臺清眉心。

而詹臺清瘋狂暴退,但卻始終無法避開那落下的纖細玉指。

她的眼眸中,終于是在此時涌上了一抹驚恐之sè。

嗡!

纖細的玉蔥指,不帶一絲煙火氣的落下,直接是落在了詹臺清眉心間,那一瞬間,有著驚人的神魂沖擊,爆發開來。

啊!

凄厲的慘叫聲,在此時從詹臺清的嘴中傳出,她身影狼狽的倒退,眼目,鼻間,耳中皆是在此時有著鮮血流淌出來。

她的身體上沒有任何的傷勢,但她的臉龐上卻滿是驚恐。

因為夭夭的攻擊,直接沖擊到了她的神魂之上。

大口的鮮血從詹臺清嘴中噴出,她眉心隱隱間猶如是有著裂紋浮現,那是神魂將要被摧毀的跡象,而一旦神魂碎裂,那詹臺清就會直接變成活死人。

眉心傳來的劇痛,讓得詹臺清俏臉滿是驚恐,她瘋狂的催動著源氣,涌向眉心處,不斷的化解著神魂沖擊,與此同時,她再不敢在此處有絲毫的停留,身形直接是遁逃而出,狼狽無比的落向了圣宮諸多弟子所在的方向。

如果繼續留下來,那么她的神魂真的有可能被滅殺于此。

不過,她這般遁逃出來,那也就是表明與夭夭爭斗失敗。

而先前,金蟾子被周元斬殺,如今,詹臺清也敗在了夭夭手中,神魂被重創,那也就是說,此次圣宮與蒼玄宗的第七峰之爭,基本已是結果明顯了。

峰頂上。

當周元感應到詹臺清的落敗時,也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氣,先前他就在準備,如果夭夭那邊出現變故的話,他就立即馳援。

但顯然,他還是小瞧了夭夭的實力。

那詹臺清雖然不簡單,但夭夭更加不簡單。

周元的目光,瞥了一眼山腳處,那里還有著楚青與姜太神在對峙,不過伴隨著金蟾子與詹臺清的落敗,圣宮大勢已去。

姜太神一人,恐怕還無法力挽狂瀾。

于是他搖了搖頭,不再理會,而是直接在那無數道熾熱的目光注視下,徑直走向了那座靜靜矗立的神秘玉璧。

接下來,是他收取勝利果實的時候了。

他倒是想要看看,這座玉璧之內,究竟蘊含了多少寶貝!

看網友對 第六百五十一章 夭夭之威 的精彩評論

新書推薦: 元尊
双色球预测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