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元尊 > 第七百一十八章 姜雷鈞

第七百一十八章 姜雷鈞

黑淵上空。

各方巨頭此時都是面sè精彩的望著眼前這一幕,誰能想到,在這蒼玄圣印現世之際,各方還沒有開始爭奪,而蒼玄宗內,卻已經上演了一場讓人驚心動魄的故事…

其間的狗血與跌宕起伏,讓得在場這些巨頭,都是心頭緊繃。

不過,一些人的目光,掠過一直笑瞇瞇的圣元宮主時,卻是心中升起極大的警惕,如今看來,當年蒼玄老祖的隕落,完全就是圣宮設計的一場天衣無縫般的謀劃。

虛無空間中的周元,也是面龐緊繃,眼前這番轉折,對他也是造成了不小的沖擊。

原本先前他還以為當年蒼玄老祖隕落,應該就是因為漣漪峰主,可如今再看來,漣漪峰主與靈均峰主,都只不過是被人利用了。

而一切暗中推動的人,竟然會是雷鈞峰主!

周元咽了一口唾沫,雷鈞峰主在蒼玄宗內諸位峰主中,存在感最弱,周元來到蒼玄宗后,也幾乎從未與其打過交道。

在他看來,雷鈞峰主不茍言笑,執掌宗內刑罰,很多弟子都是對其又敬又怕,而在宗內諸多事宜上,雷鈞峰主都是保持著絕對的中立,再加上輩分的原因,他在蒼玄宗內擁有極高的地位。

有些決定,就連青陽掌教,都得對雷鈞峰主請教。

然而,誰又能想到,這個在很多人心中近乎沒有存在感的人,竟然會是蒼玄老祖隕落的最后推手!

甚至不僅周元感到難以置信,就連漣漪峰主他們,都是直直的望著雷鈞峰主,眼中滿是憤怒與不解。

青陽掌教死死的盯著試圖對白眉老人出手,但卻被突然現身的玄老阻攔的雷鈞峰主,緩緩的道:“當年那個時候,宗內的藏經樓,便是由雷鈞師叔執掌的吧?”

“也只有執掌藏經樓的你,才能夠讓得小師妹看見你想讓她看見的東西…而且還連她自己都無法察覺到。”

“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師父待你,可有半點不好的地方?!”

在那諸多憤怒的目光注視下,雷鈞峰主面龐依舊沒有什么表情,他看了一眼面前的玄老,然后淡淡一笑,道:“蒼玄對我很好。”

“不過,我卻不甘…”

雷鈞峰

主凝望著天空,許久后,方才繼續平淡開口,沒有波瀾:“我與蒼玄,自小便是相識,不過你們或許并不知曉,在最開始的時候,我才是所有人眼中的天才驕子,而蒼玄,只是跟隨在我身旁毫不起眼的角sè罷了。”

“他那時,視我為大哥,尊崇我,而我保護著他,偶爾還能給他一些修煉資源。”

“不過后來,卻是開始有些變化,他漸漸的成長,綻放出光芒,成為了天地間頂尖的強者,那時候,我卻被遠遠的拋在身后,只能仰望著他的背影。”

“那個時候,已經沒有人再記得我了,甚至,他們會笑著嘲諷我,你竟然也有資格當他的大哥?”

“后來,他創立了蒼玄宗,那時的我,與他相差甚遠,他邀請我去蒼玄宗,于是我成為了雷鈞峰主…”

“但是在蒼玄宗,他的耀眼無人可及,世人永遠都是尊崇的看著他,正如他以往看著我,而如今的我,卻變成了以往的他。”

“所有人都說,如果不是他的一時心善,我根本就沒有資格成為蒼玄宗的峰主,”

“我也曾努力的想要證明些什么,但是…他太耀眼了。”

“后來我絕望了,因為我知道,我是不可能追趕他的,所以那時候我在想,他宛如烈陽般的耀眼,而我便是他身旁被烈日遮掩的星辰,想要真正的讓得世人知我,或許,也就只有當烈陽落下之時了…”

天地間,所有人都是望著雷鈞,一些人眼神復雜,因為他們也回憶起了當年那個人橫壓整個蒼玄天時,那一輩的所有人,都處于其光芒之下。

不過他們最終接受了,可這個曾經將光芒照耀蒼玄的人,卻是無法接受這種巨大的反差,或許,蒼玄對他越好,他內心深處就越是感到恥辱。

這就成為了他的心障與心魔。

雷鈞顯然是那種極其偏執之人,只是他隱藏得很好,沒有任何人發現。

玄老干枯的手掌如鷹爪般死死的鎖住雷鈞的手腕,他那蒼老的面龐微微抖動,嘶啞的道:“這就是你的理由嗎?你來到蒼玄宗后,主人給了你多少幫助?給了你多少的指點?”

“如果不是主人,你能有如今的地步?!”

雷鈞一笑,道:“看,連你也認為如果沒有蒼玄的話,

如今的我,根本就一無是處。”

他嘆了一聲,道:“這可不是我想要的啊,所以后來當圣元暗中找到我時,我答應了與他合作,因為我覺得,這照耀蒼玄天的太陽,也到了降落的時候了。”

“我會向世人證明,沒有了他蒼玄,我會更加的耀眼。”

“背叛宗門,忘恩負義,現在的你,就很耀眼嗎?”玄老震怒,一股恐怖的源氣威壓猛然自其體內爆發出來,他一掌拍出,掌下的空間直接爆碎開來。

雷鈞望著玄老那恐怖一掌,神sè依舊漠然,下一瞬,巨大的法域自其體內涌現而出。

而玄老那一掌,拍在法域上,引得虛空劇烈震蕩,但卻未能將法域擊破。

“你竟然也踏入了法域境?!”玄老眼神yīn沉,盯著雷鈞。

而白眉老人,洪崖峰主等人也是面sè微變,在蒼玄宗內,唯有青陽掌教真正的踏入了法域境,而他們,都還只是處于源嬰境巔峰。

雖說也開始接觸法域之力,可終歸還未曾完全的踏出那一步。

可誰能知道,雷鈞竟然是在無人可知間,率先邁入了法域境。

這隱藏的實在是太深了。

雷鈞淡笑道:“蒼玄隕落時,我便踏足了法域境,可見我說得并沒有錯,若是沒有了蒼玄遮掩,世人所知的,方才不會是雷鈞峰主,而是…姜雷鈞。”

青陽掌教眼神冷冽,道:“這些無用之言,便不需要多說了。”

他周身有著法域波動出現,今日的蒼玄宗,可算是成了一場笑話,不過不論如何,雷鈞背叛了蒼玄宗,必須有所懲處。

不過,就在青陽掌教打算動手時,一股恐怖的壓迫,卻是忽然的籠罩而來。

圣元宮主銀sè雙瞳盯著青陽掌教,面帶微笑,顯然,他并不會坐視青陽掌教他們對付雷鈞,畢竟,雷鈞只要存在的話,就會令得蒼玄宗自顧不暇。

“青陽,這是你們蒼玄宗的事,何必在這里鬧,而且眼下這里,可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圣元宮主銀sè雙瞳,帶著莫測之sè,投向了虛無空間之中的蒼玄圣印,而其聲音,也是回蕩于天地間。

“既然各方都在此處,如今倒是好商討一下,這現世的蒼玄圣印,應當如何處置吧?”

看網友對 第七百一十八章 姜雷鈞 的精彩評論

新書推薦: 元尊
双色球预测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