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元尊 > 第七百二十二章 驚天之戰

第七百二十二章 驚天之戰

熊熊!

當那天圣殿,血圣殿兩位殿主對著雷池深處疾掠而去時,圣元宮主也是出手了,只見得他掌心間的金sè圣火在此時沖天而起。

金sè圣火,焚燒虛空,圣火升騰,化為三條金sè火龍,直接對著青陽掌教,天劍尊,古鯨尊者嘶嘯而去。

金sè火龍掠過處,虛空都是被融化開來。

而青陽掌教三人見狀,也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周身法域涌現,浩瀚源氣隨之而動,最后與那金sè火龍碰撞。

轟!

那等碰撞間,可謂是天地崩裂。

當圣元宮主以一人之力抗衡三位法域境強者時,那魔羅府主則是將目光鎖定了百花仙宮的單清子宮主,那一對肥膩的臉龐上,有著垂涎之sè浮現。

“嘿嘿,單清子宮主,還是本府主來陪你玩玩吧!”

不過,面龐上雖然垂涎,但魔羅的一對眼眸中,卻滿是yīn寒與無情。

黑sè法域,籠罩在其周身,法域源氣滔天涌動,化為漫天猙獰鬼臉,然后鋪天蓋地的對著單清子呼嘯而去。

天鬼府與百花仙宮素有恩怨,算是老對頭了。

單清子見狀,一聲冷哼,周身有著彩光法域涌現,毫不畏懼的直接迎上。

轟轟!

兩名法域強者交鋒,那等動靜連虛空都在震顫。

玄老則是始終盯著雷鈞,此時的后者,望著那驚天動地的戰場,淡笑道:“蒼玄天內,真是好多年都未曾出現這種大戰了。”

他目光轉向玄老,道:“你難道看不出嗎?這蒼玄天,的確要變天了,你好歹也是法域強者,當為一方巨擘,何必去做那掃山的老奴?”

玄老面無表情,道:“并非所有人都是如你這般忘恩負義之輩,我當年無法修煉,是主人親自為我洗髓鍛脈,不然如今,我早已成了一缽黃土,我對成那一方巨擘沒什么興趣,只想報恩。”

“雷鈞,我現在唯一想做的事,便是將你送去跟主人賠罪!”

轟!

當其聲落時,法域涌現,他那佝僂的身影,卻是在此時爆發出宛如擎天巨山,壓迫得天地動蕩的氣勢。

下一瞬,他身影踏空而出。

雷鈞周身有雷光法域,其眼神yīn沉,再不復以往的那種平淡,宛如狂暴雷王,與玄老碰撞,交鋒。

轟隆隆!

這片天地,被分割為數塊戰場,而在那更遠處,各方的頂尖強者皆是面龐帶著懼sè的望著這一幕。

六大巨宗之戰!

未曾踏入法域境,根本就沒有資格插足其中。

當這些法域強者碰撞時,六大巨宗內的源嬰境強者,同樣是暴射而出,于是,這天地,變得更加的混亂與狂暴。

而與此同時,圣宮的兩位殿主,直撲雷池深處

那存在著蒼玄圣印的虛無空間而去。

周元也是看見了那兩名沖來的源嬰境強者,不由得頭皮發麻,以他如今的這神府境的實力,恐怕根本不可能在源嬰境強者手中撐過一回合。

實力還是太弱了啊!

圣宮那位血圣殿的殿主,眼目冷漠的鎖定虛無空間內的周元,冷笑道:“就是你這小子,在那玄源洞天內,殺了我血圣殿的弟子嗎?”

轟!

聲音落下,他根本就不給周元辯解的機會,袖袍一揮,只見得血紅源氣咆哮而出,化為猙獰的血紅巨蟒,那巨蟒之上,每一片的鱗片都是宛如實質,散發著滔天兇威。

雖說源氣化形,神府境強者也是能夠做到,但那種只是以源氣模擬其他的形態,可到了源嬰境,那已經不是簡單的源氣化形,而是源氣化靈了。

任何源氣在他們手中施展出來,威能都是極為的兇橫。

周元瞧得那咆哮而來的血紅巨蟒,面sè大變,這種攻勢,他根本接都不敢接,畢竟雙方之間的境界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嗡!

不過,就在周元焦頭爛額時,忽然有著一道清澈的劍吟之聲響徹天地,一道劍芒直接自虛空斬落,竟是生生的將那血紅巨蟒一分為二。

冷冽鋒銳的劍氣,也是將巨蟒絞得粉碎。

一道身影,出現在了圣宮兩位殿主與虛無空間之間。

“靈均峰主?”

周元瞧得那突然出手的人,頓時一驚。

靈均手持長劍,長發飄散,那俊美如少年般的臉龐,此時卻是如萬年玄冰一般的冰寒。

“靈均,你這是打算來殉情嗎?”血圣殿殿主譏諷一笑,道。

靈均沒有理會他,只是轉過頭,看了一眼虛無空間中的周元,道:“找機會將蒼玄圣印帶走,這里不是你能留的地方。”

周元聞言,卻是暗暗叫苦,他哪里帶的走蒼玄圣印啊,他之前試了一下,可那蒼玄圣印沉重得無法形容,他傾盡全力,也是無法撼動其半分。

不過此時的靈均峰主也沒時間與他說更多,畢竟眼前的兩位殿主,實力皆是不弱于他,一對一的話,他倒是不懼,但一對二,恐怕有些麻煩。

“哼,憑你一人,就想阻攔我們?靈均,你未免太異想天開了!”血圣殿殿主眼眸血紅,下一瞬,他的身后似乎是有著滔天血海涌現而出,帶來了濃烈的血腥之氣。

他袍服翻動,滔滔血海頓時貫穿虛空,帶著無盡的腐蝕之氣,對著靈均峰主席卷而去。

望著那肆虐血海,靈均峰主手掌緩緩握緊長劍,下一瞬,億萬道劍光噴薄而出,竟猶如是形成了一條璀璨劍河,直接與那血海硬碰。

轟轟!

兩者碰撞,頓時在這雷池中掀起滔天波動。

天圣殿殿主面無表情,

他并沒有理會靈均峰主的阻攔,身影宛如一抹虛影,直接洞穿虛空,疾掠而過。

靈均峰主察覺到天圣殿殿主的身影,劍光一掃,便是要將其阻攔。

砰!

不過血紅的巨獸憑空出現,一口便是將那劍光吞噬,旋即其自身也是被凌冽的劍光絞滅。

“靈均,你的對手是我,可別真把他給惹惱了,不然今日,說不定你真要去陪同柳漣漪了。”血圣殿的身影,自血海中浮現,他淡笑道。

靈均峰主眼神冷冽,一顆清澈如水晶般的劍丸,緩緩的自其頭頂升起。

那一瞬,天地間響起了嘹亮的劍吟之聲。

血圣殿殿主見狀,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忌憚之sè,其腳下的血海翻涌,一柄巨大的血紅鐮刀升起,被其握在手中。

頓時間,兇威浩蕩。

靈均峰主眼角余光看了一眼身影已經消失于虛空中的天圣殿殿主,心中也是暗嘆了一口氣,他的確是攔不住對方兩人。

而且那天圣殿殿主,還是圣宮中最強的殿主。

“周元,你自求多福吧。”

雖然在蒼玄宗內的時候,周元這家伙讓得他們劍來峰折了不少的顏面,不過靈均畢竟是一峰之主,終歸不可能去記恨一個小小弟子,但如今這個時候,他真的是無暇分身,再去護他了。

虛無空間中。

周元通體冰寒的望著前方,只見得那里的虛空波蕩著,一道身影緩緩的浮現出來,正是那位天圣殿的殿主。

他的目光,第一時間的投向蒼玄圣印,眼中掠過一抹灼熱之sè,但很快的就被其收斂起來。

天圣殿殿主看都未曾看一眼身后的周元,他單手負于身后,眼睛凝固在蒼玄圣印上面,片刻后,方才有著幽幽的聲音,令人毛骨悚然的在這虛無空間中響起。

“小子,自爆神魂吧,不然待會本殿出手的話,你想死,都沒那么痛快了。”

周元面sèyīn晴不定,他背在身后的手掌,對著那還在石梯最下方的夭夭打了一個手勢:“走!”

如今的局面,太過的危險了,面對著一位源嬰境的強者,周元不知道他的反抗能有什么作用,他也很明白,他陷入了絕路。

周元不怕死,但他希望能夠為夭夭爭取一些離開的時機。

天圣殿殿主目光依舊聚焦在蒼玄圣印上面,淡淡的道:“還不自爆嗎?”

周元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旋即他深吸一口氣,眼眸深處,有著一股兇狠之sè涌現出來,下一刻,他的身影暴射而出。

他的臉龐,也是在此時漸漸的瘋狂。

既然是必死之局,那起碼也要死得好看一點吧!

(老婆追到了最新章節,說更太少了,強迫今天必須兩更,所以今日只能泣血含淚雙更。)

看網友對 第七百二十二章 驚天之戰 的精彩評論

1 條評論

  1.  沙發# 老 司+機+必+擼 : 2019年01月29日 回復

    色 直 播【 76nb.c 〇 m】 簧

新書推薦: 元尊
双色球预测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