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元尊 > 第七百三十八章 圣元遁逃

第七百三十八章 圣元遁逃

噗嗤!

當兩道金蓮碎裂的那一刻,圣元宮主面sè瞬間化為慘白之sè,一口鮮血自其嘴中狂噴而出,其渾身涌動的強大氣勢,也是在這一瞬急速的衰退。

圣元宮主的雙蓮境,乃是因為接收了圣族至強者的力量強行鑄就而成,那本就算不得真正的雙蓮境。

如今雙蓮碎裂,那也就代表著來自圣族的力量被打散。

于是,圣元宮主再度被打回了原形。

跌落至以往的偽圣境。

而天地間各方強者,自然也是能夠感受到圣元宮主那跌落的實力,皆是心頭震撼,誰都沒想到,先前還所向無敵,勝券在握的圣元,卻是在這短短一會的時間,直接被翻盤。

于是,那些圣宮的強者,皆是紛紛變sè,眼神驚惶。

而青陽掌教,天劍尊等巨頭,則是忍不住的露出驚喜之sè。

這突如其來的逆轉,對于他們而言,簡直就是天降大喜。

畢竟他們都心知肚明,拼到眼下這種地步,他們幾乎所有的底牌都用光了,如果今日不是有著眼前這位神秘黑袍老人出現的話,那圣元必然會成為最后的贏家。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圣元宮主發出不甘的咆哮聲,雙方同為雙蓮境,他無法相信彼此的差距卻是如此的巨大。

當然,不甘之余,更多的還是內心的驚駭,他此時也終于是明白,即便是借助了圣族的力量,他依舊沒辦法與真正的雙蓮境相比。

畢竟,他還只是偽圣罷了!

虛空上,蒼淵眼神冷冽的盯著圣元宮主,心念一動,兩道金蓮洞穿虛空,直奔后者而去,顯然是打算將其斬殺。

轟!

不過,那圣元也是察覺到了蒼淵的殺意,所以還不待那兩道金蓮封鎖虛空,他的身軀便是在那無數道震驚的目光中自爆開來,浩瀚的沖擊將那兩道金蓮都是震退而去。

“好,今日本座認栽了!”

“不過你也莫要得意,圣族不會放過你!”

“還有那周元,待得本座恢復后,奪得蒼玄圣印,定要將你在蒼玄天所熟識的每一人,都盡數血洗!”

然而圣元的身軀自爆,但

卻是有著一道充滿著殺意的聲音,回蕩于天地之間。

圣元的氣息,直接是消失而去。

局面到了這一步,圣元也心知肚明,這一場他算是栽了,不過好在的是如今蒼玄圣印已化為無數碎片,分散于蒼玄天內,只要花一些時間,應該是能夠將其湊齊。

至于這神秘的黑袍老人,諒他也不敢在蒼玄天停留太久,因為圣元當他出現的那一刻,圣元就感覺到了界壁外圣族至強者的傳來的沸騰波動。

這黑袍老人,顯然也是圣族之敵。

如今其位置暴露,如果在蒼玄天逗留太久,那么圣族必然會想盡辦法降臨,如同當年圍獵蒼玄老祖一樣,將其圍殺。

而只要到時候這黑袍老人一走,只要待得他傷勢恢復,這蒼玄天內,還有誰能鎮得住他圣元?

未來當他得到蒼玄圣印,借此真正的踏入圣者境,自有報仇的機會。

所以,在落敗之后,圣元根本沒有半點的猶豫,直接自爆了肉身,然后果斷遁逃。

圣元宮主的遁逃,也是在這片天地間引起了騷動,各方勢力的強者皆是暗暗咂舌,誰都沒想到,今日這場巨大的爭斗,最終竟會是個如此結果…

圣宮的強者,在圣元宮主遁逃時,也是毫不猶豫的紛紛退走,不敢逗留。

雷鈞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青陽掌教等人,旋即也是身化雷光,消散而去。

洪崖峰主冷哼一聲,倒是想要阻攔,但卻被青陽掌教攔了下來。

“不必急于一時,以后有了結的時候。”青陽掌教平靜的道。

雷鈞背叛了蒼玄宗,更是當年害得蒼玄老祖隕落的最大推手,雖說蒼玄老祖并沒有親自解決這個問題,但他們身為弟子,卻是得將此事料理清楚。

而此時這方天地間,伴隨著圣元宮主與圣宮的退走,那原本緊繃的氣氛都是漸漸的松緩下來,不過更多的目光,還是帶著一些敬畏的望著天空上的蒼淵。

后者的實力,震撼了所有人。

諸多強者望著他時,就猶如看見了許多年前,那橫壓整個蒼玄天的蒼玄老祖一般…

不過對于蒼淵,整個蒼玄天的頂尖強者都是感到極為的陌生,所以在摸不清楚其

底細脾氣前,就連青陽掌教,天劍尊等人,都是不敢上前打擾。

高空上,蒼淵望著圣元宮主消失的地方,微微冷哼了一聲,但卻并未追擊,而是轉過身來,來到了周元與夭夭身旁。

“蒼淵師父,那圣元跑了?如果留著他,可是后患啊。”周元有些擔憂的道。

先前那圣元遁逃前的狠話,他可是聽得清清楚楚。

蒼淵道:“想要滅殺一位圣者,即便是偽圣者,也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而且…如今圣族發現了我的蹤跡,我不能在這蒼玄天停留太久。”

“至于那圣元,他承受了圣族的力量,又肉身被毀,屢屢被打落境界,這對于他而言,都將會是巨大的重創,短時間內,此人難以興風作浪。”

周元無奈的點點頭,他倒是很想直接借助蒼淵的力量,將那圣元徹底的斬草除根,但顯然,他想得太簡單了一些。

如今的圣元雖然被重創,但終歸還是一個隱患。

畢竟他算是這蒼玄天內唯一一個圣者境,即便只是一個偽圣…

周元倒是不擔心自己,但他擔心周擎,秦玉以及大周…

如今他與圣宮之間的恩怨,可謂是血海深仇,對方一旦有機會,定會對他展開報復。

在兩人說話間,一旁的夭夭體內散發出來的浩瀚氣息,則是在此時漸漸的平息,那一頭璀璨的金sè長發,也是化為漆黑如墨…

她的眼眸中那種令人心悸的淡泊之sè,也是緩緩的褪去。

周元見到她恢復以往的形態,頓時大喜,之前的夭夭,雖然強大,但卻隱隱的令得他感到不安。

直到此時,他才是如釋重負松了一口氣。

夭夭凝望著他,似是笑了笑,赤足邁前了一步,然后她嬌軀猛的一顫,白皙的臉頰上有著一抹紅意出現,下一刻,一口仿佛沾染著星光的血霧,徑直從其檀口中噴出。

她那纖細的嬌軀,則是在此時對著前方緩緩的倒下,最后落在了周元懷抱中。

周元臉龐上的笑容在此時一點點的凝固,血霧落在他的臉上,卻是令得他的心在這一瞬間,猶如落進了無底深淵。

通體冰寒。

看網友對 第七百三十八章 圣元遁逃 的精彩評論

新書推薦: 元尊
双色球预测500彩票网